• 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小说  »  溫柔的表妹難忘的調教
  • 這是一段時間跨越了初中生涯直到大學時期的往事,也是一段我至今無法忘卻的美好時光,謹以此文,紀念那些年和我一起瘋狂的青春。

   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作者自己,也就是我,今年三十一歲,有著一般人的事業,過得去的長相和薪水,有一個很愛自己的老婆。

    在很多人眼裡,或許這已經算是不錯的生活狀態了。

    可能吧,人總是這樣,不知不覺中青春就離我們遠去,轉眼間當年的小蘿莉,這會兒見到我都改口叫大叔。

    表妹就是我記憶中最特別的那個小蘿莉。

    她的名字中有一個「熙」字,家裡人都叫她曦兒。

    曦兒是我姑姑的女兒,卻和我並沒有什麼血緣關係,因為是抱養回來的。

    我記得那時九十年代的某個時候,我還在上小學三四年級,突然家裡就多了這麼一個小嬰兒,包裹在紅色襁褓,靜靜地睡在木製的搖籃裡,那個搖籃曾經也睡過我。

    於是小時候我常常幫奶奶搖晃曦兒的搖籃,或者拿著根放學摘的狗尾巴草撩逗她。

    曦兒眼睛很大,很明亮,從小就這樣,好像一眼就能看懂你的心思。

    姑姑的樣貌和身材,即使放在現在也肯定是個大美女,而且是完全素顏的狀態下。

    她本來有機會考取北京電影學院,但是在爺爺的要求下,選擇了更為穩定的師範大學,最後走上了當人民教師的道路。

    我小的時候,是姑姑交給我的拼音,後來上初中了,她也會經常輔導一下我的英語。那個時候總是很期盼姑姑來給我補習的日子,因為她真的很漂亮,瓜子臉,大眼睛,筆直的長發垂到腰際,經常紮成很有活力的馬尾辮。最讓我心動的是一雙筆直光滑的長腿,一到夏天,穿著薄薄的牛仔褲或者雪白紗裙的時候,總是讓我一邊補習一邊心曠神怡。

    可惜,在我開始懂得向女孩子表白的年齡,姑姑結婚了,嫁給了一個挺普通的男人,我很傷心,甚至覺得姑父從我身邊將姑姑搶走了,不過後來他們的婚姻並不幸福。

    說回表妹吧,曦兒從小跟我的關係就很好,在我讀小學的時候就經常跟在屁股後面滿處溜躂,上初中以後,每次我回去奶奶家,都會陪她玩一會兒。調皮的曦兒很喜歡在奶奶家陽台,坐在我的懷裡,打開一本小學生作文書,或者漫畫什麼的,靜靜的看。

    不過後來幾次我似乎發現了曦兒的小秘密,她每次坐在我懷裡時,總會趁我曬太陽不注意的時候,偷偷在我胸前或者脖子上磨蹭幾下,或者輕輕嗅一嗅,像小貓小狗那樣,我也沒有在意,以為只是兄妹之間的親暱舉動而已。

    到了後來,妹妹和我上了同一所學校,我高中,她初中,不過我已經高三,她還是初一。

    我們之間的秘密,也是從我高考結束的那個暑假開始的。

    高中的時候我交往了一個女朋友,經常會在週末或者假期時跑去找女朋友玩,奇怪的是,很多次都恰好在路上碰到表妹,於是在她軟磨硬泡之下,只好帶著一起。

    但青春期的少男少女總是熱烈地,我們已經嘗試過在樓道和學校走廊拐角裡接吻,女友和我在一起的時候,完全不受表妹影響,表妹於是有機會見到了我和女朋友接吻的畫面。

    「哥……接吻是什麼感覺?」

    曦兒拉著我的手回到奶奶家時,輕輕地問我。

    「啊?你看到了?」

    「少來啦,你們明明就當我是空氣,吻了十幾分鐘。」

    見到可愛的表妹鼓著小臉的樣子,我反倒不好意思了。

    「你還小……長大以後遇到喜歡的男生,他也會吻你的。」

    「我不小了!班上已經有女生被男生吻過了!」

    曦兒不服氣地說道。

    我愣了一下,這才仔細打量起這個跟著自己屁股後面跑了好幾年的表妹來。

    曦兒那時穿著一件鵝黃色的連衣裙,露出兩截雪白的手臂,因為胸部還沒發育,只有兩個小小的隆起,但身材已經開始出挑,兩條筆直的細腿踩著微微有一些跟的少女涼鞋,很是讓人心動。

    不愧是姑姑,不僅自己漂亮,給曦兒也打扮非常賞心悅目。

    原來那個坐在懷裡的小表妹,已經不知不覺向著美少女的方向快速發育了。

    那一天,我在曦兒再三糾纏和撒嬌下,吻了她。

    捧著她粉嫩的小臉,在她櫻桃一般紅潤的小嘴上輕輕吻了下去。

    「哥,不對,你不是這樣吻那個姐姐的。」

    「那是怎樣吻?」

    「你……你摟著她的腰了,而且你們吻的時間很長,好像在吃什麼東西。」

    曦兒清澈的大眼睛望著我,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。

    我最終拗不過她。

    「閉上眼睛,這次哥哥會好好吻曦兒,記住不許告訴姑姑……」

    「嗯……」

    我感覺曦兒回答的時候,聲音有些顫抖。

    於是我將曦兒柔柔的腰肢摟在手中,溫柔地吻了下去。

    直到曦兒臉上開始發燙,小胸脯急促地呼吸起來,我才松開。

    「原來……原來是這種感覺……」

    曦兒臉上洋溢著興奮,好像知道了一個全世界最大的秘密。

    那一天我都非常不安,尤其是晚上姑姑來奶奶家過週末的時候,看著穿著包臀短裙和白襯衣,胸前一對乳房幾乎撐破紐扣的曦兒媽媽,我既興奮又擔心,生怕曦兒會說漏了嘴。

    而姑姑好像也察覺到了飯桌上我總是用眼睛瞟她的臉和身子,有幾次還似笑非笑地瞪了我一眼,就像她瞪他們班上那些常常意淫她的男生一樣。

    但跟姑姑的故事只有以後有機會再講了,曦兒的故事還沒真正展開,希望朋友們不要散場。

    時間一晃又過去三年,我已經在大學裡了。

    和高中的女朋友因為異地分手了,平時和曦兒倒是經常保持聯繫,比如有時晚上會在QQ上和曦兒聊天,這是姑姑私下請求的,她說曦兒到了女孩子容易分心的年齡,希望我多在青春期早戀這些事情上開導她。

    其實我知道姑姑的意思,她當然知道曦兒出落的這麼漂亮,在學校不乏追求的男生,如果太早戀愛,會影響到高考。(不過貌似跟我聊天更會影響吧,哈哈。)

    曦兒每天晚上都會在她的臥室裡跟我聊QQ,從一開始的學習,生活瑣事,終於在某一天聊到了男女之間的那些事。

    不過,就在我以為可以對自己可愛的表妹開展一下正常的青春期性教育時,曦兒卻提出了一個讓我震驚的問題。

    「哥哥是不是有施虐癖?」

    我的確有施虐方面的癖好,這歸功於過早地從老爸的書櫃裡翻看一些「進步書籍」,以及一次偶然目睹DVD碟片裡面《蜘蛛》系列SM成人小電影的經歷。(當然,我更加相信SM情節實際上是天生的。)

    但曦兒是怎麼知道的,我就無從察覺了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曦兒發過來一張漫畫。

    不用說,調教系,是一幅男主玩弄戴上項圈的女M的圖片,挺唯美,至少我看著有點興奮。

    和幾年前吻曦兒時一樣,我認為直接告訴她,會好過於讓表妹自己在網上胡亂搜尋。

    於是我回答了「是。」

    但曦兒的回應卻更加讓我驚訝。

    「我想被哥哥調教……」

    16歲的曦兒,竟然向已經浸染SM多年的老司機的我,提出了這樣的要求。

    最終我還是答應了,因為我在某一個瞬間竟然想起了姑姑當年結婚時的畫面,那種感覺就像是如果我不答應,曦兒終將在某天自己尋找到一個男人,然後請求他調教自己。

    我不允許。

    著了魔一般,我開始每天晚上在曦兒完成作業之後,跟她聊一些SM方面的知識。

    曦兒也會聽話地按照我的命令,完成一些任務。

    從最簡單的跪姿練習,到狗爬式,曦兒像是完成另一項作業一樣認真地完成著。

    「曦兒,濕了嗎?」

    「是的,哥哥……」

    「錯了,現在要懲罰曦兒,用數據線抽小屁股十下。」

    「是,主人。」

    曦兒赤裸著白瓷一樣的身體,只穿著剛剛過膝的白色絲襪,用力地甩動數據線,在蜜桃形狀的兩顆臀瓣上留下紅色的印記。

    這是在姑姑上晚自習,姑父出差的時候,我和曦兒之間每週都會進行至少兩次的遊戲。

    姑姑因為姑父和工作的緣故,平時對曦兒比較冷淡,但對待學業方面的事情卻又顯得急躁,所以讓曦兒感到有些無所適從。

    但是曦兒自從開始成為我的奴隸,有些抑鬱的情緒就好轉多了。

    姑姑以為是我陪表妹的聊天獲得了效果,非常高興。

    但只有我知道曦兒是從這樣簡單的網絡調教中釋放著來自己的壓力。

    再後來,曦兒在視頻中向我表演了第一次自慰。

    我躲在宿舍的被窩裡,帶著耳機,看著曦兒沒有一根毛的光潔陰部,粉嫩的陰道口還只是一條細線,兩片小小的陰唇嫩的都能擠出水來。

   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撫摸上去,無論她是不是我的表妹。

    「主人,曦兒在按照主人的要求,撫摸自己的陰唇……」

    纖細的手指在濕潤的陰唇上撫摸,速度漸漸加快,我聽著曦兒嬌羞的喘息聲,肉棒硬的像鐵棍一樣。

    「主人,曦兒開始揉搓陰蒂了……這裡,好舒服……」

    曦兒迷濛的雙眼像蒙了一層水霧,目光渙散卻充滿誘惑,已經有C罩杯的乳房,乳頭和乳暈都呈現出粉嫩的顏色,白皙的乳肉因為下身的刺激泛起一層層細小突起。

    我會每隔一段時間,用夾子,或者橡皮筋綁住兩頭的木塊,對曦兒的乳頭施虐,但是時間都不會太長,畢竟那是正在發育中的少女乳房。

    曦兒會配合我的喜好,穿上黑色或白色的絲襪,甚至偷偷穿上姑姑的高跟鞋和性感內衣,擺出各種姿勢任我用粗俗的語言羞辱。

    她最喜歡我喊她小母狗,賤母狗,也喜歡幻想自己成為我的精液容器,儘管她只在視頻當中見到過我的肉棒。

    曦兒告訴我,她很開心,自己能成為哥哥大學時光裡最好的慰藉。

    曦兒還告訴我,在我回來過暑假的時候,想真正成為我的奴隸。

    轉眼就到了暑假,我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家裡。

    曦兒早就在奶奶家等候,見到我氣喘籲籲跑上樓時還嫣然一笑,好像在嘲笑我猴急的樣子。

    我見到曦兒的時候也是呆住了,僅僅大半年而已,她已經發育的和我在大學裡見到的女孩幾乎沒什麼區別。

    因為是夏天,表妹穿著一件純白色的吊帶背心,下身穿著藍色的牛仔短褲,剛剛到大腿根那種,顯得兩條筆直的長腿白晃晃的,幾乎能反射出光澤。

    吃飯的時候,曦兒就用她的膝蓋輕輕地在我的腳上磨蹭,還時不時像小貓一樣在我的脖子旁嗅一嗅,和小時候一樣。

    「哥哥的味道很好聞。」

    曦兒嘻嘻笑著,將長發捋向腦後的樣子,溫順而柔美。

    姑姑因為參加學校組織的旅行培訓,要去海南兩個星期。剛好那段時間姑父也要出差,於是姑姑家成為我和曦兒理想的調教地點。

    剛一進門,曦兒的臉就變得紅撲撲的,像兩隻熟透的蘋果。

    藏在吊帶裡的豐滿歐派,因為呼吸變得急促,也一上一下起伏著。

    我沒有任何多餘的話語,一把拉過曦兒,將她抵在門後的牆上,瘋狂地吻著她。

    曦兒墊著腳尖,被我攔著纖細柔軟的腰肢,吻了足足十分鐘。

    不是小時候那種蜻蜓點水般的吻,是炙熱而濃烈的深吻,濕吻,舌吻。

    我吸吮著曦兒微翹飽滿的嘴唇,有一種淡淡的甜味,我的舌頭在她的口腔裡與她滑嫩的小舌頭緊密糾纏,交換著彼此的唾液。

    我吻著曦兒細細的脖頸,順著她的脈絡,吻到敏感的耳垂,然後輕輕咬住。

    「嗯哼……」

    曦兒的身體開始顫慄,發出只有在視頻中才有過的嬌羞呻吟。

    我霸道地將曦兒的兩根吊帶拉下,包裹在輕薄布料裡的一對雪白乳肉立刻落入我的手裡。

    十七歲的曦兒,卻已經有著堅挺飽滿的女性特徵。

    我貪婪地將曦兒的乳房在手中變幻著形狀,用手指不斷撥弄著她乳首那對驕傲的葡萄。

    「看,曦兒,我的小母狗,你的葡萄正在變得越來越大。」

    「嗯哼……啊哈……嗯嗯……不要……不要了……好奇怪的感覺……」

    曦兒的眼睛像蒙著淚水一樣,柔嫩的小手扶著我的脖子,一會兒想用力推開,一會兒又好像在把我往胸前按,最終放鬆下來,任憑我玩弄著她的乳房。

    「來,曦兒,自己脫光衣服,穿上絲襪和高跟鞋。」

    「是,主人。」

    經過一年的調教,曦兒早已適應了自己的角色,乖巧而溫順地脫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    或許是第一次面對面的緣故,曦兒在脫到只剩下粉色小內褲的時候,用可憐巴巴的目光看著我,似乎有些害羞。

    「還等什麼?既然是小母狗,哪裡沒被主人看過。」

    我的聲音嚴厲起來,曦兒微微一震,臉上更紅了,一隻手抱著胸部,試圖遮擋剛剛被挑逗到硬起來的乳頭,一隻手脫掉粉色小內褲。

    我終於知道曦兒糾結的原因。

    原來經過剛剛進門時的挑逗,小母狗的內褲早已濕透,襠部離開陰唇的時候,中間甚至掛著透明的淫液。

    「果然是下流淫蕩的小母狗,才只是接吻和撫摸就濕成這樣。」

    我自然不會放過羞辱曦兒的機會。

    誰能想到平時在校園裡被當做校花和女神的曦兒,此刻在我的面前卻順從地忍受著言語和肢體上的羞辱。

    在曦兒穿好絲襪和姑姑的黑色細跟高跟鞋以後,我的眼睛閃耀著奇異的光亮。

    太美了。

    清純如仙子的長發美少女,卻穿著讓男人產生無盡幻想的黑絲和細高跟鞋,這樣強烈的視覺對比充分滿足著我內心的施虐慾望。

    而如同等待被挑選的奴隸那樣,雙手背後,筆直地站立在男人面前,一動也不許動,忍受著目光的奸視和語言的羞辱,同樣讓曦兒感到興奮異常。

    我的手在曦兒光潔的身體上緩緩撫摸,時不時觸碰她挺立的乳頭,或者在她小巧的耳邊吹著氣。

    接著我從背包裡拿出一個紅色的項圈,輕柔地系在曦兒天鵝一樣的脖子上,項圈的一段是鐵鏈,我將鐵鏈拿在手裡,冷冷地看了一眼曦兒。

    「跪下,母狗。」

    「是,主人。」

    曦兒順從地跪在姑姑家的地板上,腰板挺直,視線看向前方,乳房和纖細的腰肢,以及圓潤的小翹臀,形成誘人的曲線,我的肉棒在她跪下的那一瞬間跳了一跳。

    接下來,我牽著曦兒,在姑姑家的房間裡四處走動,時不時在曦兒裸露在空氣中的乳房和圓臀上撫摸幾下,當她姿勢不對的時候還會用力在翹臀上留下幾個巴掌印跡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我讓曦兒站起來,爬到她家的餐桌上,正對著窗戶,雖然有白色的窗簾,但是如果真有人仔細看的話,將會毫無疑問看到曦兒此刻淫蕩不堪的畫面。

    她將屁股高高撅起對著我,柔嫩乾淨的肛門,有著可愛的褶皺,我忍不住伸出手指在上面輕輕按壓,曦兒立刻發出小狗一樣的喘息。

    「主人……那裡一碰就好奇怪。」

    「因為曦兒是下賤的騷母狗,所以兩個洞都很敏感。」

    調教曦兒的時候不需要憐惜,她此刻需要的是我霸道地佔有她的一切,無論肉體或是心靈。

    我在曦兒粉嫩的縫隙上輕輕吻了下去。

    少女陰道發出的淡淡氣息,讓我忍不住大口地在曦兒的陰唇和陰蒂上吮吸舔舐。

    「啊……不行……不行……這樣太激烈了,不行……」

    曦兒試圖掙脫,卻被我用力控制在桌子上,像一隻陷入獵人之手的獵物。

    過了不到一分鐘,曦兒就聳動著小屁股,顫抖著,到達了人生中第一次非自慰產生的高潮。

    我注意到從她柔嫩的肉洞裡,噴射除了一注細小的水柱,但那些液體卻不是尿,而是滑膩的汁液。

    「哥哥好壞……剛開始就這麼激烈。」

    「你叫我什麼?」

    「啊?糟了!」

    或許是高潮讓曦兒放鬆了警惕,於是叫錯了稱呼,現在她必須撅著屁股接受打屁股的懲罰。

    「啪!」

    曦兒感受著從未有過的痛楚與快樂,白皙嬌嫩的屁股瓣上多了幾片紅色。

    我加快了速度,中途偶爾會撫摸過又紅又熱的臀肉,還會時不時用手指滑過她因為興奮變的堅硬的陰蒂。

    終於,曦兒在激烈的打屁股過程中,再一次洩身。

    這一次比前一次更加激烈,整個身體都在顫抖,細密的汗珠佈滿了她的全身,讓氣氛變得更加淫靡。

    「接下來小母狗曦兒要幹什麼?」

    喂曦兒喝下一杯果汁以後,我笑著問她。

    「小母狗要伺候主人……」曦兒小聲回答,身體卻已經爬到我面前,開始為我脫去衣服。

    當曦兒跪在我堅挺的肉棒面前時,還未有過任何性經驗的少女羞澀地低下了頭,不敢看著面前猙獰的怪物。

    「過來熟悉主人味道。」

    我命令道。

    「是……主人。」

    曦兒顫巍巍地俯身在我腳下,用小巧的鼻子努力嗅著我的氣息。

    從腳趾,到小腿,大腿,一直嗅到兩腿之間那根猙獰怒挺的肉棍。

    「主人的氣味好好聞……」

    曦兒輕輕地說。

    「舔肉棒。」

    這是曦兒一直以來的期望,今天終於得以滿足。

    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慾望,看著曦兒努力張開小嘴,將我的性器含在嘴裡。

    第一次的口交自然有些生疏,不過曦兒已經非常努力,我能感受到她在盡力避免牙齒觸碰到棒身,甚至還無師自通地用滑膩的小舌頭在口腔裡包裹著我的龜頭。

    比起抽插曦兒的小嘴,我更喜歡坐在姑姑家沙發裡,看著跪在兩腿間的美少女,像小貓一樣舔著大肉棒的畫面。

    曦兒很聰明,不止會服務我的肉棒,還輪流吮吸著我的兩顆睾丸,讓我發出低沈的呻吟。

    曦兒將自己完全地交付給了我,用小舌頭精細地吮吸我的每一個腳趾,甚至埋首在我的股間舔著我的後面。

    當曦兒完整地用小舌頭伺候完我的身體,我的肉棒已經硬到無以倫比。

    我將曦兒抱起,放在沙發上,分開她的兩腿,用雞蛋大的龜頭在她柔嫩濕滑的肉縫上來回滑動。

    「主人……主人……」曦兒呢喃囈語一般發出呻吟,下面一股一股地冒著淫水,將我的肉棒變的更加淫靡。

    「說出來,小母狗要主人肉棒嗎?」

    「要……請主人操母狗,母狗曦兒生下來就是給主人操的……」

    這些曦兒在視頻時說過的淫語,此刻成為我們最好的催情劑。

    肉棒頂端緩緩擠進了曦兒緊密的腔道,嬌嫩的腔肉像少女柔嫩的小手一樣緊緊地握住我的龜頭,不讓它往前行進一絲一毫。

    「好漲……呀……好漲……曦兒,小母狗,有些害怕。」曦兒劇烈地喘息著,一會兒閉著眼睛,一會兒睜開,驚恐地看著我和她的連接處。

    喜歡後入的我,為了不讓曦兒感到過於痛楚,特地選擇了面對面插入的姿勢。

    「乖,小母狗,忍耐。」

    我俯下身吻在曦兒嘴上,在感覺到曦兒放鬆下來的瞬間,一鼓作氣,刺穿了少女嬌嫩的身體。

    那層柔韌的薄膜也在這猛烈的撞擊中破裂,讓它的主人從此對我完全敞開肉體。

    「啊啊啊——」曦兒大聲地嬌吟著,小手用力抓著我的後背,像是溺水被救起一樣激烈喘息。

    我的肉棒插在曦兒溫暖的體內,直到少女疼痛的感覺過去,感受到裡面腔肉開始蠕動和纏繞上陰莖。

    「主人……曦兒裡面感覺……好酸,好脹……」

    曦兒嬌羞地呻吟著,白皙的胸脯一片潮紅,那是興奮的證據。

    我騰出一隻手,揉捏著曦兒堅挺的乳房,笑著羞辱她。

    「那是不是要主人的雞巴動一動?」

    「啊?……好,好……主人輕點……」

    曦兒的睫毛上沾著淚珠,梨花帶雨的模樣讓我的施虐之心又重了幾分。

    我慢慢地拔出肉莖,看著曦兒粉嫩光潔的陰唇隨著肉棒的拔出而微微翻出。

    「嘶……哈……嘶……哈……」

    曦兒大口喘息著,乳房劇烈起伏。

    我腰部用力,肉棒又緩緩擠開少女溫熱的腔道重新佔領了她的身體。

    幾個來回之後,曦兒逐漸適應了肉棒的感覺,身體也變得滾燙粉紅,像是蒸過桑拿一樣。

    我也終於可以用力地撞擊在曦兒富有彈性的圓臀上,享受著操干小母狗肉體帶來的快感。

    「嗯哼……嗯哼……嗯嗯嗯啊……嗯嗯嗯啊……」

    將曦兒翻過來,擺放成跪趴的姿勢,我騎在曦兒身上,粗大的肉棒再次擠開腔肉,用力插進去,睾丸在撞擊之下碰到曦兒飽滿的小丘,剛好砸在敏感挺立的陰蒂上。

    這一次插入,讓曦兒仰起雪白的脖子,發出一聲悠長的呻吟。

    「啊啊……主人操到母狗裡面了。」

    柔順的長發有幾絲因為汗水粘在背後,我將曦兒的雙手反扣,以接近馬步的姿勢從後面快速操幹著她的小嫩逼。

    啪啪啪啪。

    小腹撞擊在曦兒蜜桃樣的翹臀上,激起一陣陣雪白的臀浪。

    我一隻手控制著曦兒保持上身向後仰著的姿勢,一隻手用力揉捏著曦兒兩隻嫩乳,還時不時伸到曦兒下面,搓弄她被淫水濕潤的陰蒂,然後故意在少女面前展示粘連在手指尖的淫液。

    「主人……主人好壞……嗯嗯啊……」

    曦兒的花心追逐著龜頭的撞擊,不斷分泌出滑膩的汁液,整個陰道一陣劇烈的緊縮,終於在某一個時刻爆發。

    「啊啊啊……又來了……曦兒要死掉了……小母狗要死掉了……飛起來了……」

    腔肉在一陣顫慄之後緊緊包裹住我的肉棒,接著一股股熱流澆在肉莖頂端。

    我也不再忍耐,從曦兒身體內拔出肉棒,拉過還在高潮中的曦兒,一把將正要發射的肉棒對著曦兒清純嬌羞的俏臉。

    「張嘴。」

    我低吼著。

    曦兒似乎知道我要在她的臉上爆發,乖巧地張開了小嘴。

    我將龜頭對準少女嬌媚的臉頰,一陣狂射,白濁的精液接連噴射了十多股,有不少都射進了曦兒的嘴裡。

    「吃掉。」

    「是,主人……」

    曦兒聽話地將我的精液吞下,又溫柔地用小嘴為我清理起肉棒。

    那兩週的時間,我和曦兒之間的關係完成了從兄妹到主奴的進化。

    廚房,浴室,陽台,她的臥室,姑姑的臥室,我們在一切可以性交的地方進行著各式各樣羞恥的行為。

    至於性感的姑姑,在曦兒發現了姑姑藏在內衣櫃裡一個紅色的口塞之後,我當然決定,要將這對母女變成只屬於自己的母畜玩物,再也不讓她們屬於別人……

    這是一段時間跨越了初中生涯直到大學時期的往事,也是一段我至今無法忘卻的美好時光,謹以此文,紀念那些年和我一起瘋狂的青春。

   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作者自己,也就是我,今年三十一歲,有著一般人的事業,過得去的長相和薪水,有一個很愛自己的老婆。

    在很多人眼裡,或許這已經算是不錯的生活狀態了。

    可能吧,人總是這樣,不知不覺中青春就離我們遠去,轉眼間當年的小蘿莉,這會兒見到我都改口叫大叔。

    表妹就是我記憶中最特別的那個小蘿莉。

    她的名字中有一個「熙」字,家裡人都叫她曦兒。

    曦兒是我姑姑的女兒,卻和我並沒有什麼血緣關係,因為是抱養回來的。

    我記得那時九十年代的某個時候,我還在上小學三四年級,突然家裡就多了這麼一個小嬰兒,包裹在紅色襁褓,靜靜地睡在木製的搖籃裡,那個搖籃曾經也睡過我。

    於是小時候我常常幫奶奶搖晃曦兒的搖籃,或者拿著根放學摘的狗尾巴草撩逗她。

    曦兒眼睛很大,很明亮,從小就這樣,好像一眼就能看懂你的心思。

    姑姑的樣貌和身材,即使放在現在也肯定是個大美女,而且是完全素顏的狀態下。

    她本來有機會考取北京電影學院,但是在爺爺的要求下,選擇了更為穩定的師範大學,最後走上了當人民教師的道路。

    我小的時候,是姑姑交給我的拼音,後來上初中了,她也會經常輔導一下我的英語。那個時候總是很期盼姑姑來給我補習的日子,因為她真的很漂亮,瓜子臉,大眼睛,筆直的長發垂到腰際,經常紮成很有活力的馬尾辮。最讓我心動的是一雙筆直光滑的長腿,一到夏天,穿著薄薄的牛仔褲或者雪白紗裙的時候,總是讓我一邊補習一邊心曠神怡。

    可惜,在我開始懂得向女孩子表白的年齡,姑姑結婚了,嫁給了一個挺普通的男人,我很傷心,甚至覺得姑父從我身邊將姑姑搶走了,不過後來他們的婚姻並不幸福。

    說回表妹吧,曦兒從小跟我的關係就很好,在我讀小學的時候就經常跟在屁股後面滿處溜躂,上初中以後,每次我回去奶奶家,都會陪她玩一會兒。調皮的曦兒很喜歡在奶奶家陽台,坐在我的懷裡,打開一本小學生作文書,或者漫畫什麼的,靜靜的看。

    不過後來幾次我似乎發現了曦兒的小秘密,她每次坐在我懷裡時,總會趁我曬太陽不注意的時候,偷偷在我胸前或者脖子上磨蹭幾下,或者輕輕嗅一嗅,像小貓小狗那樣,我也沒有在意,以為只是兄妹之間的親暱舉動而已。

    到了後來,妹妹和我上了同一所學校,我高中,她初中,不過我已經高三,她還是初一。

    我們之間的秘密,也是從我高考結束的那個暑假開始的。

    高中的時候我交往了一個女朋友,經常會在週末或者假期時跑去找女朋友玩,奇怪的是,很多次都恰好在路上碰到表妹,於是在她軟磨硬泡之下,只好帶著一起。

    但青春期的少男少女總是熱烈地,我們已經嘗試過在樓道和學校走廊拐角裡接吻,女友和我在一起的時候,完全不受表妹影響,表妹於是有機會見到了我和女朋友接吻的畫面。

    「哥……接吻是什麼感覺?」

    曦兒拉著我的手回到奶奶家時,輕輕地問我。

    「啊?你看到了?」

    「少來啦,你們明明就當我是空氣,吻了十幾分鐘。」

    見到可愛的表妹鼓著小臉的樣子,我反倒不好意思了。

    「你還小……長大以後遇到喜歡的男生,他也會吻你的。」

    「我不小了!班上已經有女生被男生吻過了!」

    曦兒不服氣地說道。

    我愣了一下,這才仔細打量起這個跟著自己屁股後面跑了好幾年的表妹來。

    曦兒那時穿著一件鵝黃色的連衣裙,露出兩截雪白的手臂,因為胸部還沒發育,只有兩個小小的隆起,但身材已經開始出挑,兩條筆直的細腿踩著微微有一些跟的少女涼鞋,很是讓人心動。

    不愧是姑姑,不僅自己漂亮,給曦兒也打扮非常賞心悅目。

    原來那個坐在懷裡的小表妹,已經不知不覺向著美少女的方向快速發育了。

    那一天,我在曦兒再三糾纏和撒嬌下,吻了她。

    捧著她粉嫩的小臉,在她櫻桃一般紅潤的小嘴上輕輕吻了下去。

    「哥,不對,你不是這樣吻那個姐姐的。」

    「那是怎樣吻?」

    「你……你摟著她的腰了,而且你們吻的時間很長,好像在吃什麼東西。」

    曦兒清澈的大眼睛望著我,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。

    我最終拗不過她。

    「閉上眼睛,這次哥哥會好好吻曦兒,記住不許告訴姑姑……」

    「嗯……」

    我感覺曦兒回答的時候,聲音有些顫抖。

    於是我將曦兒柔柔的腰肢摟在手中,溫柔地吻了下去。

    直到曦兒臉上開始發燙,小胸脯急促地呼吸起來,我才松開。

    「原來……原來是這種感覺……」

    曦兒臉上洋溢著興奮,好像知道了一個全世界最大的秘密。

    那一天我都非常不安,尤其是晚上姑姑來奶奶家過週末的時候,看著穿著包臀短裙和白襯衣,胸前一對乳房幾乎撐破紐扣的曦兒媽媽,我既興奮又擔心,生怕曦兒會說漏了嘴。

    而姑姑好像也察覺到了飯桌上我總是用眼睛瞟她的臉和身子,有幾次還似笑非笑地瞪了我一眼,就像她瞪他們班上那些常常意淫她的男生一樣。

    但跟姑姑的故事只有以後有機會再講了,曦兒的故事還沒真正展開,希望朋友們不要散場。

    時間一晃又過去三年,我已經在大學裡了。

    和高中的女朋友因為異地分手了,平時和曦兒倒是經常保持聯繫,比如有時晚上會在QQ上和曦兒聊天,這是姑姑私下請求的,她說曦兒到了女孩子容易分心的年齡,希望我多在青春期早戀這些事情上開導她。

    其實我知道姑姑的意思,她當然知道曦兒出落的這麼漂亮,在學校不乏追求的男生,如果太早戀愛,會影響到高考。(不過貌似跟我聊天更會影響吧,哈哈。)

    曦兒每天晚上都會在她的臥室裡跟我聊QQ,從一開始的學習,生活瑣事,終於在某一天聊到了男女之間的那些事。

    不過,就在我以為可以對自己可愛的表妹開展一下正常的青春期性教育時,曦兒卻提出了一個讓我震驚的問題。

    「哥哥是不是有施虐癖?」

    我的確有施虐方面的癖好,這歸功於過早地從老爸的書櫃裡翻看一些「進步書籍」,以及一次偶然目睹DVD碟片裡面《蜘蛛》系列SM成人小電影的經歷。(當然,我更加相信SM情節實際上是天生的。)

    但曦兒是怎麼知道的,我就無從察覺了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曦兒發過來一張漫畫。

    不用說,調教系,是一幅男主玩弄戴上項圈的女M的圖片,挺唯美,至少我看著有點興奮。

    和幾年前吻曦兒時一樣,我認為直接告訴她,會好過於讓表妹自己在網上胡亂搜尋。

    於是我回答了「是。」

    但曦兒的回應卻更加讓我驚訝。

    「我想被哥哥調教……」

    16歲的曦兒,竟然向已經浸染SM多年的老司機的我,提出了這樣的要求。

    最終我還是答應了,因為我在某一個瞬間竟然想起了姑姑當年結婚時的畫面,那種感覺就像是如果我不答應,曦兒終將在某天自己尋找到一個男人,然後請求他調教自己。

    我不允許。

    著了魔一般,我開始每天晚上在曦兒完成作業之後,跟她聊一些SM方面的知識。

    曦兒也會聽話地按照我的命令,完成一些任務。

    從最簡單的跪姿練習,到狗爬式,曦兒像是完成另一項作業一樣認真地完成著。

    「曦兒,濕了嗎?」

    「是的,哥哥……」

    「錯了,現在要懲罰曦兒,用數據線抽小屁股十下。」

    「是,主人。」

    曦兒赤裸著白瓷一樣的身體,只穿著剛剛過膝的白色絲襪,用力地甩動數據線,在蜜桃形狀的兩顆臀瓣上留下紅色的印記。

    這是在姑姑上晚自習,姑父出差的時候,我和曦兒之間每週都會進行至少兩次的遊戲。

    姑姑因為姑父和工作的緣故,平時對曦兒比較冷淡,但對待學業方面的事情卻又顯得急躁,所以讓曦兒感到有些無所適從。

    但是曦兒自從開始成為我的奴隸,有些抑鬱的情緒就好轉多了。

    姑姑以為是我陪表妹的聊天獲得了效果,非常高興。

    但只有我知道曦兒是從這樣簡單的網絡調教中釋放著來自己的壓力。

    再後來,曦兒在視頻中向我表演了第一次自慰。

    我躲在宿舍的被窩裡,帶著耳機,看著曦兒沒有一根毛的光潔陰部,粉嫩的陰道口還只是一條細線,兩片小小的陰唇嫩的都能擠出水來。

   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撫摸上去,無論她是不是我的表妹。

    「主人,曦兒在按照主人的要求,撫摸自己的陰唇……」

    纖細的手指在濕潤的陰唇上撫摸,速度漸漸加快,我聽著曦兒嬌羞的喘息聲,肉棒硬的像鐵棍一樣。

    「主人,曦兒開始揉搓陰蒂了……這裡,好舒服……」

    曦兒迷濛的雙眼像蒙了一層水霧,目光渙散卻充滿誘惑,已經有C罩杯的乳房,乳頭和乳暈都呈現出粉嫩的顏色,白皙的乳肉因為下身的刺激泛起一層層細小突起。

    我會每隔一段時間,用夾子,或者橡皮筋綁住兩頭的木塊,對曦兒的乳頭施虐,但是時間都不會太長,畢竟那是正在發育中的少女乳房。

    曦兒會配合我的喜好,穿上黑色或白色的絲襪,甚至偷偷穿上姑姑的高跟鞋和性感內衣,擺出各種姿勢任我用粗俗的語言羞辱。

    她最喜歡我喊她小母狗,賤母狗,也喜歡幻想自己成為我的精液容器,儘管她只在視頻當中見到過我的肉棒。

    曦兒告訴我,她很開心,自己能成為哥哥大學時光裡最好的慰藉。

    曦兒還告訴我,在我回來過暑假的時候,想真正成為我的奴隸。

    轉眼就到了暑假,我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家裡。

    曦兒早就在奶奶家等候,見到我氣喘籲籲跑上樓時還嫣然一笑,好像在嘲笑我猴急的樣子。

    我見到曦兒的時候也是呆住了,僅僅大半年而已,她已經發育的和我在大學裡見到的女孩幾乎沒什麼區別。

    因為是夏天,表妹穿著一件純白色的吊帶背心,下身穿著藍色的牛仔短褲,剛剛到大腿根那種,顯得兩條筆直的長腿白晃晃的,幾乎能反射出光澤。

    吃飯的時候,曦兒就用她的膝蓋輕輕地在我的腳上磨蹭,還時不時像小貓一樣在我的脖子旁嗅一嗅,和小時候一樣。

    「哥哥的味道很好聞。」

    曦兒嘻嘻笑著,將長發捋向腦後的樣子,溫順而柔美。

    姑姑因為參加學校組織的旅行培訓,要去海南兩個星期。剛好那段時間姑父也要出差,於是姑姑家成為我和曦兒理想的調教地點。

    剛一進門,曦兒的臉就變得紅撲撲的,像兩隻熟透的蘋果。

    藏在吊帶裡的豐滿歐派,因為呼吸變得急促,也一上一下起伏著。

    我沒有任何多餘的話語,一把拉過曦兒,將她抵在門後的牆上,瘋狂地吻著她。

    曦兒墊著腳尖,被我攔著纖細柔軟的腰肢,吻了足足十分鐘。

    不是小時候那種蜻蜓點水般的吻,是炙熱而濃烈的深吻,濕吻,舌吻。

    我吸吮著曦兒微翹飽滿的嘴唇,有一種淡淡的甜味,我的舌頭在她的口腔裡與她滑嫩的小舌頭緊密糾纏,交換著彼此的唾液。

    我吻著曦兒細細的脖頸,順著她的脈絡,吻到敏感的耳垂,然後輕輕咬住。

    「嗯哼……」

    曦兒的身體開始顫慄,發出只有在視頻中才有過的嬌羞呻吟。

    我霸道地將曦兒的兩根吊帶拉下,包裹在輕薄布料裡的一對雪白乳肉立刻落入我的手裡。

    十七歲的曦兒,卻已經有著堅挺飽滿的女性特徵。

    我貪婪地將曦兒的乳房在手中變幻著形狀,用手指不斷撥弄著她乳首那對驕傲的葡萄。

    「看,曦兒,我的小母狗,你的葡萄正在變得越來越大。」

    「嗯哼……啊哈……嗯嗯……不要……不要了……好奇怪的感覺……」

    曦兒的眼睛像蒙著淚水一樣,柔嫩的小手扶著我的脖子,一會兒想用力推開,一會兒又好像在把我往胸前按,最終放鬆下來,任憑我玩弄著她的乳房。

    「來,曦兒,自己脫光衣服,穿上絲襪和高跟鞋。」

    「是,主人。」

    經過一年的調教,曦兒早已適應了自己的角色,乖巧而溫順地脫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    或許是第一次面對面的緣故,曦兒在脫到只剩下粉色小內褲的時候,用可憐巴巴的目光看著我,似乎有些害羞。

    「還等什麼?既然是小母狗,哪裡沒被主人看過。」

    我的聲音嚴厲起來,曦兒微微一震,臉上更紅了,一隻手抱著胸部,試圖遮擋剛剛被挑逗到硬起來的乳頭,一隻手脫掉粉色小內褲。

    我終於知道曦兒糾結的原因。

    原來經過剛剛進門時的挑逗,小母狗的內褲早已濕透,襠部離開陰唇的時候,中間甚至掛著透明的淫液。

    「果然是下流淫蕩的小母狗,才只是接吻和撫摸就濕成這樣。」

    我自然不會放過羞辱曦兒的機會。

    誰能想到平時在校園裡被當做校花和女神的曦兒,此刻在我的面前卻順從地忍受著言語和肢體上的羞辱。

    在曦兒穿好絲襪和姑姑的黑色細跟高跟鞋以後,我的眼睛閃耀著奇異的光亮。

    太美了。

    清純如仙子的長發美少女,卻穿著讓男人產生無盡幻想的黑絲和細高跟鞋,這樣強烈的視覺對比充分滿足著我內心的施虐慾望。

    而如同等待被挑選的奴隸那樣,雙手背後,筆直地站立在男人面前,一動也不許動,忍受著目光的奸視和語言的羞辱,同樣讓曦兒感到興奮異常。

    我的手在曦兒光潔的身體上緩緩撫摸,時不時觸碰她挺立的乳頭,或者在她小巧的耳邊吹著氣。

    接著我從背包裡拿出一個紅色的項圈,輕柔地系在曦兒天鵝一樣的脖子上,項圈的一段是鐵鏈,我將鐵鏈拿在手裡,冷冷地看了一眼曦兒。

    「跪下,母狗。」

    「是,主人。」

    曦兒順從地跪在姑姑家的地板上,腰板挺直,視線看向前方,乳房和纖細的腰肢,以及圓潤的小翹臀,形成誘人的曲線,我的肉棒在她跪下的那一瞬間跳了一跳。

    接下來,我牽著曦兒,在姑姑家的房間裡四處走動,時不時在曦兒裸露在空氣中的乳房和圓臀上撫摸幾下,當她姿勢不對的時候還會用力在翹臀上留下幾個巴掌印跡。

    過了一會兒,我讓曦兒站起來,爬到她家的餐桌上,正對著窗戶,雖然有白色的窗簾,但是如果真有人仔細看的話,將會毫無疑問看到曦兒此刻淫蕩不堪的畫面。

    她將屁股高高撅起對著我,柔嫩乾淨的肛門,有著可愛的褶皺,我忍不住伸出手指在上面輕輕按壓,曦兒立刻發出小狗一樣的喘息。

    「主人……那裡一碰就好奇怪。」

    「因為曦兒是下賤的騷母狗,所以兩個洞都很敏感。」

    調教曦兒的時候不需要憐惜,她此刻需要的是我霸道地佔有她的一切,無論肉體或是心靈。

    我在曦兒粉嫩的縫隙上輕輕吻了下去。

    少女陰道發出的淡淡氣息,讓我忍不住大口地在曦兒的陰唇和陰蒂上吮吸舔舐。

    「啊……不行……不行……這樣太激烈了,不行……」

    曦兒試圖掙脫,卻被我用力控制在桌子上,像一隻陷入獵人之手的獵物。

    過了不到一分鐘,曦兒就聳動著小屁股,顫抖著,到達了人生中第一次非自慰產生的高潮。

    我注意到從她柔嫩的肉洞裡,噴射除了一注細小的水柱,但那些液體卻不是尿,而是滑膩的汁液。

    「哥哥好壞……剛開始就這麼激烈。」

    「你叫我什麼?」

    「啊?糟了!」

    或許是高潮讓曦兒放鬆了警惕,於是叫錯了稱呼,現在她必須撅著屁股接受打屁股的懲罰。

    「啪!」

    曦兒感受著從未有過的痛楚與快樂,白皙嬌嫩的屁股瓣上多了幾片紅色。

    我加快了速度,中途偶爾會撫摸過又紅又熱的臀肉,還會時不時用手指滑過她因為興奮變的堅硬的陰蒂。

    終於,曦兒在激烈的打屁股過程中,再一次洩身。

    這一次比前一次更加激烈,整個身體都在顫抖,細密的汗珠佈滿了她的全身,讓氣氛變得更加淫靡。

    「接下來小母狗曦兒要幹什麼?」

    喂曦兒喝下一杯果汁以後,我笑著問她。

    「小母狗要伺候主人……」曦兒小聲回答,身體卻已經爬到我面前,開始為我脫去衣服。

    當曦兒跪在我堅挺的肉棒面前時,還未有過任何性經驗的少女羞澀地低下了頭,不敢看著面前猙獰的怪物。

    「過來熟悉主人味道。」

    我命令道。

    「是……主人。」

    曦兒顫巍巍地俯身在我腳下,用小巧的鼻子努力嗅著我的氣息。

    從腳趾,到小腿,大腿,一直嗅到兩腿之間那根猙獰怒挺的肉棍。

    「主人的氣味好好聞……」

    曦兒輕輕地說。

    「舔肉棒。」

    這是曦兒一直以來的期望,今天終於得以滿足。

    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慾望,看著曦兒努力張開小嘴,將我的性器含在嘴裡。

    第一次的口交自然有些生疏,不過曦兒已經非常努力,我能感受到她在盡力避免牙齒觸碰到棒身,甚至還無師自通地用滑膩的小舌頭在口腔裡包裹著我的龜頭。

    比起抽插曦兒的小嘴,我更喜歡坐在姑姑家沙發裡,看著跪在兩腿間的美少女,像小貓一樣舔著大肉棒的畫面。

    曦兒很聰明,不止會服務我的肉棒,還輪流吮吸著我的兩顆睾丸,讓我發出低沈的呻吟。

    曦兒將自己完全地交付給了我,用小舌頭精細地吮吸我的每一個腳趾,甚至埋首在我的股間舔著我的後面。

    當曦兒完整地用小舌頭伺候完我的身體,我的肉棒已經硬到無以倫比。

    我將曦兒抱起,放在沙發上,分開她的兩腿,用雞蛋大的龜頭在她柔嫩濕滑的肉縫上來回滑動。

    「主人……主人……」曦兒呢喃囈語一般發出呻吟,下面一股一股地冒著淫水,將我的肉棒變的更加淫靡。

    「說出來,小母狗要主人肉棒嗎?」

    「要……請主人操母狗,母狗曦兒生下來就是給主人操的……」

    這些曦兒在視頻時說過的淫語,此刻成為我們最好的催情劑。

    肉棒頂端緩緩擠進了曦兒緊密的腔道,嬌嫩的腔肉像少女柔嫩的小手一樣緊緊地握住我的龜頭,不讓它往前行進一絲一毫。

    「好漲……呀……好漲……曦兒,小母狗,有些害怕。」曦兒劇烈地喘息著,一會兒閉著眼睛,一會兒睜開,驚恐地看著我和她的連接處。

    喜歡後入的我,為了不讓曦兒感到過於痛楚,特地選擇了面對面插入的姿勢。

    「乖,小母狗,忍耐。」

    我俯下身吻在曦兒嘴上,在感覺到曦兒放鬆下來的瞬間,一鼓作氣,刺穿了少女嬌嫩的身體。

    那層柔韌的薄膜也在這猛烈的撞擊中破裂,讓它的主人從此對我完全敞開肉體。

    「啊啊啊——」曦兒大聲地嬌吟著,小手用力抓著我的後背,像是溺水被救起一樣激烈喘息。

    我的肉棒插在曦兒溫暖的體內,直到少女疼痛的感覺過去,感受到裡面腔肉開始蠕動和纏繞上陰莖。

    「主人……曦兒裡面感覺……好酸,好脹……」

    曦兒嬌羞地呻吟著,白皙的胸脯一片潮紅,那是興奮的證據。

    我騰出一隻手,揉捏著曦兒堅挺的乳房,笑著羞辱她。

    「那是不是要主人的雞巴動一動?」

    「啊?……好,好……主人輕點……」

    曦兒的睫毛上沾著淚珠,梨花帶雨的模樣讓我的施虐之心又重了幾分。

    我慢慢地拔出肉莖,看著曦兒粉嫩光潔的陰唇隨著肉棒的拔出而微微翻出。

    「嘶……哈……嘶……哈……」

    曦兒大口喘息著,乳房劇烈起伏。

    我腰部用力,肉棒又緩緩擠開少女溫熱的腔道重新佔領了她的身體。

    幾個來回之後,曦兒逐漸適應了肉棒的感覺,身體也變得滾燙粉紅,像是蒸過桑拿一樣。

    我也終於可以用力地撞擊在曦兒富有彈性的圓臀上,享受著操干小母狗肉體帶來的快感。

    「嗯哼……嗯哼……嗯嗯嗯啊……嗯嗯嗯啊……」

    將曦兒翻過來,擺放成跪趴的姿勢,我騎在曦兒身上,粗大的肉棒再次擠開腔肉,用力插進去,睾丸在撞擊之下碰到曦兒飽滿的小丘,剛好砸在敏感挺立的陰蒂上。

    這一次插入,讓曦兒仰起雪白的脖子,發出一聲悠長的呻吟。

    「啊啊……主人操到母狗裡面了。」

    柔順的長發有幾絲因為汗水粘在背後,我將曦兒的雙手反扣,以接近馬步的姿勢從後面快速操幹著她的小嫩逼。

    啪啪啪啪。

    小腹撞擊在曦兒蜜桃樣的翹臀上,激起一陣陣雪白的臀浪。

    我一隻手控制著曦兒保持上身向後仰著的姿勢,一隻手用力揉捏著曦兒兩隻嫩乳,還時不時伸到曦兒下面,搓弄她被淫水濕潤的陰蒂,然後故意在少女面前展示粘連在手指尖的淫液。

    「主人……主人好壞……嗯嗯啊……」

    曦兒的花心追逐著龜頭的撞擊,不斷分泌出滑膩的汁液,整個陰道一陣劇烈的緊縮,終於在某一個時刻爆發。

    「啊啊啊……又來了……曦兒要死掉了……小母狗要死掉了……飛起來了……」

    腔肉在一陣顫慄之後緊緊包裹住我的肉棒,接著一股股熱流澆在肉莖頂端。

    我也不再忍耐,從曦兒身體內拔出肉棒,拉過還在高潮中的曦兒,一把將正要發射的肉棒對著曦兒清純嬌羞的俏臉。

    「張嘴。」

    我低吼著。

    曦兒似乎知道我要在她的臉上爆發,乖巧地張開了小嘴。

    我將龜頭對準少女嬌媚的臉頰,一陣狂射,白濁的精液接連噴射了十多股,有不少都射進了曦兒的嘴裡。

    「吃掉。」

    「是,主人……」

    曦兒聽話地將我的精液吞下,又溫柔地用小嘴為我清理起肉棒。

    那兩週的時間,我和曦兒之間的關係完成了從兄妹到主奴的進化。

    廚房,浴室,陽台,她的臥室,姑姑的臥室,我們在一切可以性交的地方進行著各式各樣羞恥的行為。

    至於性感的姑姑,在曦兒發現了姑姑藏在內衣櫃裡一個紅色的口塞之後,我當然決定,要將這對母女變成只屬於自己的母畜玩物,再也不讓她們屬於別人……

  • 推荐:【
  • 推荐:【
  • 推荐:【
  • 推荐:【
  • 上一篇:漂亮小姨子
    下一篇:寵愛的兒子
    日韩 - 国产精品 - 日韩无码 - 欧美精品 - 3P合辑 - 国产 - SM重味 - 强奸乱伦 - 大秀视频 - 欧美 - 有码视频 - 教师学生 - 变态 - 人妻系列 - 偷拍自拍 - 自慰系列 - 口交视频 - 制服诱惑 - 日韩精品 - 伦理影片 - 中文字幕 - 颜射系列 - 巨乳系列 -